Ros小說網 >  心王神話 >   0540高維與未來

直到眼前紫光忽閃,且地麵還忽地劇烈一震,傑克纔回過神來。

並且,那能引得有最強高維固化守護的國會大廈,都明顯震顫一下的,其實僅僅是一道的紫色雷光。

不,是紫金之色的雷光!

然後,傑克的注意力,才完全集中到哈列索斯手中已完全露出猙獰妖異之貌的冰矛上麵。

對,這根冰矛,就是哈列索斯在那年7月1日,將擲未擲、含恨收起的,那根普通冰矛。

傑克還記得:

就是從那天回到國會大廈後開始,哈列索斯有空冇空,都會常常拿出那根冰矛,沉悶打磨!

就像現在這樣。

現在,兩人已來到國會大廈頂層,而負手而立的傑克斜前方,哈列索斯又不顧儀態、極其隨意地單膝跪地,並一手握緊冰矛尾端、讓冰矛僅以矛尖點地,同時高高舉起另一隻緊握的鐵拳,狠狠砸下。

後下一秒,不僅紫光再度爆閃,整棟國會大廈,亦再次明顯一顫。

若非傑克早已廣播告知,其他人恐怕還以為是遭受總統派炮擊了呢!

ps://m.vp.

今天,或是到了某種最後時刻,哈列索斯打磨得格外劇烈、放肆和躍躍欲試。

且哈列索斯看似是在劇烈打磨冰矛,倒不如說是在劇烈打磨注入那冰矛中的紫雷。

哈列索斯正一手通過冰矛尾端注入滾滾紫雷,又另一手緊握成拳、且紫雷爆閃,後才狠狠砸下,讓本就妖異、猙獰的兩股紫雷瞬間就怒不可遏地準確碰撞在一起,激烈無比,跟著才能驟然演變成更妖異、更猙獰、又透著輝煌的紫金之雷。

並且,儘管顧雷呼吸法變異後的紫金之雷不過是紫雷染上高維輻射後的產物,徒有其表,可不管是哈列索斯這一步激發出的紫金之雷,還是哈列索斯前一步注入的紫雷,真都是絕命龍係呼吸法的產物。

傑克當然最深知:

哈列索斯有時是何等百無禁忌!

而以哈列索俱都問鼎星係巔峰之列的,實力、智慧和天賦等,他不單成功讓紫雷蛻變成了真正的紫金之雷,也不單雙目依舊清明、深邃,連如雷怒吼都未有一聲,竟毫無失控或被任何被禁法侵襲的跡象。

看來,他或已儘得雷吼龍呼吸法精髓,去蕪存菁,至少已把其中精華化為己用,又或成功把糟粕完全摒棄。

本來,就既冇規定說雷電一定要是什麼顏色的,也冇規定說什麼顏色的雷電,一定代表使用了什麼呼吸法。

對普通人來說,雷電的顏色,或者說是光的顏色,隻和光的頻率有關。

而就在這樣一日又一日、一次又一次地劇烈打磨中,那根原在雪京郊外隨處可見、平平無奇的冰錐,就在近日,徹底變成眼前這把,能讓縱雷霆萬鈞亦巋然不動的巍巍國會大廈都止不住愈發顫抖的,妖雷冰霜屠龍矛。

到此,傑克才頓悟到:

哈列索斯是在依古法,借把有特殊精神力儲存在兵器中,再借夜夜蘊養和日日打磨,打造一把在封建時代的各種曆史大事或神話中常常出出現的,傳說中的屠龍兵器。

隻讓傑克難以理解的是,在現代,即使確仍有少部分星係頂級強者或巔峰強者會偶爾製造和使用屠龍兵器,卻都已是由太陽合金打造的高維兵器為胎體。

那樣不僅能威力大增,還事半功倍。

那哈列索斯何須如此勞心費力,對一把由普通物質組成、原連兵器都算不上的冰錐,如此大費周章?

可他又隻能久久把疑惑埋在心裡。

早在近一兩年前,傑克的任務,其實就從守護或根本不需他守護的哈列索斯,變成了守護那根妖異冰矛。

或者說,是阻止任何不知情者貿然靠近那根妖雷冰霜屠龍矛。

他真怕貿然接近者瞬間就被炸成粉碎,乃至是把整棟國會大廈都炸成粉碎。

他自然知道那紫雷是什麼,很可能是被激發到更高頻的、終於具象化為可見玻色子的引力。

許多科學家認為,引力是由於太微弱,才難以形成可被觀測到的玻色子。

之前引力子在藍日星係亦完全未被任何人觀測到,簡直就是那些堅持存在引力子的科學家們的一個偏執信仰。

隻當看見紫雷又在碰撞中被激發成紫金之雷,傑克又開始懷疑自己“那紫雷是高頻的高能引力”的猜測了。

那透著輝煌、卻依舊妖異的紫金之雷,不光有著遠超強作用力的作用距離,還竟有著相當接近強力的強度,實在恐怖,又實在讓傑克難以置信。

四大力中最弱的引力,即使被激發到最高頻的地步,也不該比四大力中最強的強力還強吧?

而也不知是否知道傑克心中所想,哈列索斯一邊繼續既耐心又不耐地打磨著,一邊猶有餘力地,不管整個國會大廈都正在紫金雷暴摧殘下搖搖欲墜地,輕鬆笑道:

“傑克,我們的猿人祖先,其實真得很聰明啊!”

傑克疑惑地把目光從冰矛轉到哈列索斯身上。

哈列索斯則自顧自地繼續說道:

“他們觀尖石如銳齒,則以尖石代己之鈍齒,以補力弱之缺陷。又觀落石砸地而碎,則以石互擊,習得製石斧或石矛之法,以補尖石少見之缺憾。再觀葉片隨風甩出樹枝,終在無數次笨拙的模仿之後,習得投擲石斧或石矛之法,能斃虎豹於數十米開外。”

“……”

“他們儘管起於微弱,卻通過勤勉、不屈,以及最重要的,不斷探究和學習自然萬物之理,不僅能記得和識彆越來越不計其數的大千萬物、森羅萬象,還將‘原理’推而廣之。他們藉此不斷擴張自己的腳步、見識和智慧。更不忘深入挖掘已知之理,窮舊理之無可進,以求新理,不斷成長。後來更是漸漸反過來,借身外之理探究身內之理,乃至對自身進行改造,更新我們自身更加根本的,或者說是更加根源的,至關重要的根源,即認識世界的手段。”

“……”

“僅僅是通過與‘光會被水麵折射’一樣的簡單道理,我們的先人,後來就分彆發明出了顯微鏡和望遠鏡,又分彆進一步深入到細微之地,繼續探尋微生物、細胞之理和更重要的生命之道,救死扶傷、懸壺濟世,以及穿透大氣、仰望宇宙,讓人類夢想飛翔在更廣闊的天地中,馳騁於星海!”

“……”

“甚至,到今天,儘管已遺澤萬世,算力,還已再進一步,讓我們能更清晰窺見未來和稍微洞徹高維宇宙!”

這樣,再看著在紫金雷暴下不斷輕易粉碎的地麵和高維合金護欄,傑克才恍然大悟:

那紫金之雷,就是引力!

隻不過,那又不是普通的引力,而是高維引力!

實際上,通過用天文望遠鏡對宇宙的曲率進行測量,科學家們不僅推測:

我們的宇宙很可能是一張氣泡狀的宇宙膜。

還推測:

在這張氣泡狀的宇宙膜內,可能還有另一個宇宙,且很可能是一個高維宇宙。

簡而言之,我們身處的這個氣泡狀低維宇宙,或不是空心的,裡麵還有一個高維宇宙,又或說,我們的低維宇宙就是那個高維宇宙的邊界。

近年來,正有越來越多的科學家認同:

更高的維度不全是被捲曲到微觀,捲曲成名為卡拉比-丘成桐的、肉眼不可見的細微結構,還有展開到無窮大尺度的宏觀結構。

而為證明以上觀點,科學家們一直在苦苦尋找的至珍秘寶,正是高維引力子,一種遠比低維引力子強大、可直接觀測到的引力玻色子。

他們推斷:

低維時空的引力子,正可以說不過是在高維時空的高維引力子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尾巴。

並且,科學家們推測:

高維引力子,很可能可以通過低維引力子的高能碰撞而獲得!

刹那間,傑克便激動得熱淚盈眶。

毫無疑問,哈列索斯正是藍日星係第一個,以算力,深入到那實際是展開成無窮大、卻同時能量還遠比低維時空凝縮、又未曾被任何人窺探過的高維時空的男人。

這令傑克向來沙啞難聽卻簡練準確的聲音,一下就變得斷斷續續:

“閣,閣下,您,您……您果然是神明派來拯救我們卡繆拉的救世主……不,是神使——”

可哈列索斯儘管內心歎息般地否定道:

傑克,我真不是神,是人啊!

後哈列索斯終究是緩緩站起,並把手中的妖雷冰霜屠龍矛高高舉起。

接著,哈列索斯還用雙手一起握住冰矛中心,緊跟著反齜牙咧嘴、表情扭曲,好似吃力至極地緩緩朝兩邊拉開。

再接著,在傑克既驚駭不已、又激動不已的目光中,哈列索斯還把整根矛上全部妖異至極、猙獰至極的紫金之雷,全部進一步地繼續抹成了真正的煌煌金雷。

刹那間,雷吼如龍、震動四方。

顯然,哈列索斯又讓高維引力再一次蛻變,被激發成了更高能的高維引力。

如此,整棟已殘破不堪的國會大廈是已不再搖搖欲墜。

可整個雪京的天空,卻又風起雲湧、風雷突變,被漫天煌煌金雷攪得烏雲密佈、五雷爆閃,連時空的時間維度,都出現了要和某一空間維度互換的恐怖征兆。

同時,在讚巴魯克附近空域的外太空中,日耳曼侯爵也已聯合其他百名卡繆拉將士,一起成功困住古斯塔夫。

連哈列索斯的量子分身,都已顯形出聲,發出處刑開始般的宣告:

“那再加上我呢!”

而哈列索斯在雪京本體,當然則殺氣沖天地,隔著足有數億公裡的時空,把已變成金燦燦的煌煌屠龍之矛尖端,對準了古斯塔夫的胸口。

“受死吧,古斯塔夫!”

數年磨一槍,雖依舊無法完全穿透那籠罩未來的厚厚混沌,但至少,就先把那高維時空,捅個天破壤碎。

這一刹那,也不知是不是錯覺,傑克終於對哈列索斯為何用區區冰雪打造屠龍兵器有了更多、也更感動的感悟,竟彷彿看到人類由兩棲魚類進化為猿人、到直立行走、再到身披鐵甲、再再到今天,既正裝有禮又孔武有力地,以凡軀握緊引力之矛的整個宏偉過程。

後隨著哈列索斯殺心一定,不止是漫天風雲,也不止是漫天金雷,連上方大範圍的整個時空,都頓時就被強行拉扯近屠龍之矛,讓金矛猙獰至極、輝煌至極。

彆忘了,引力是可以操縱時空的。

彆說還是遠強於低維引力的,乃至是遠強於普通高維引力的,高頻高能的高維引力。

哪怕是懸浮在夜穀星雪京附近上空上千公裡外的兩支軌道艦隊,都刹那就驚恐難耐地感受到那災難般的、正拉著兩支艦隊一起下墜的時空異常,或者說是引力異常。

最後,哈列索斯終於控製不住地仰天咆哮道:

“宇宙之母啊,感受人類的進步和力量吧——”

然而,就在哈列索斯即將孤注一擲的時候,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卻叫住了他,讓他一下就又不由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