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四口在正堂坐下,納蘭榮錦讓人再去準備些吃食,那樣的氣氛下很難吃飽飯。

等吃食的時間姐弟兩個絞儘腦汁的逗自家娘開心。

雲珊欣慰雙女兒的孝心,“娘冇事,今天也算是徹底想開了。也明白了,當年的事隻是個因由,就算冇有那件事,之後也會因為各種理由成為這樣的,所以娘已經不在意了,就這樣吧,娘有你們兩個孝順又出色的兒女,享享福多好,其他的不多想了。”

雲珊今天是真的明白了,大哥不是單純因為當年陳玉生的事對自己不滿的,應該是在自己修為超過他之後他就開始不滿了。

大哥的心胸太小,自己和弟弟都比他天賦好,他對弟弟防範著,但是自己個女孩子又不跟他搶家主的位置,他心裡也不滿,隻能用這樣的藉口表達他的不滿,可惜,這麼多年,她纔看明白。

納蘭榮錦和納蘭容赫兩人立即邊個的抱住雲珊的胳膊,臉濡慕的看著她道,“娘,你有我們呢。”

納蘭靖也插嘴道,“還有我。”

納蘭容錦立即笑著道,“對,有爹爹個頂所有人。”

雲珊臉頓時紅了,白了納蘭靖眼,你跟孩子湊什麼熱鬨。

納蘭靖臉皮厚,不這樣,媳婦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哄好呢,女兒太給力了。

雲珊開心了,家人的氣氛也活躍起來,姐弟兩人聽自家爹孃給他們講關於煉器大賽的事。

其實煉器師的等級可以去煉器師工會考覈,考覈的等級通過由工會頒發等級牌。但是,同等級的煉器師想要分出個高下來,就要依靠這樣的煉器大賽了,煉器大賽其實也就是為選拔出類拔萃的煉器人才準備的。

在煉器大賽上取得名次的人都會名聲大噪,前程自然是不用說了。

所以煉器大賽很得煉器師們的重視。

長生大陸還有個煉藥師大賽、廚師大賽,道理是同樣的,隻是舉辦的時間不樣。

納蘭靖著重給女兒兒子講解了大賽的評判規則。

為了避免徇私舞弊,大賽的評判由四疆和九幽煉器師工會會長和隱世家族三家家主共同評判。

其實主要是四疆和九幽煉器師工會的會長來評判,隱世家族的三位家主就是起到平衡的作用,萬有人徇私舞弊,他們三人的決定也能拉回來,因此,大賽的結果還算是公平的。

姐弟兩人也大概明白了,長生大陸在選拔人才這件事上還是很公平的。

家人說話的功夫吃食做好送來了,不能再正式吃午飯,否則傳出去對兩家都不好。因此納蘭榮錦吩咐做的都是點心類的,配上茶水,倒是吃的也很滿足了。

下午,有很多人登門來拜訪。

大多數都是在納蘭靖麵前露臉的,為了給自家要參賽的人搏個好感,但是納蘭靖誰也冇見,因此那些人就都轉換目標拜訪納蘭容赫這個納蘭家的少主去了。

還來了很多女子拜訪納蘭榮錦,都是四疆皇室的公主、郡主,彆人也住不到這裡來。

當然了,北疆皇室是冇有公主來的,畢竟,北疆皇到現在還冇有子嗣呢。

倒是來了幾名郡主,她們可不是想要跟納蘭榮錦交好,而是出於好奇,想要看看她到底有多美,從下等大陸回來就把第美人的桂冠給奪走了。

納蘭榮錦雖然不喜歡這樣的場合,但是應付起來倒也不難,什麼人什麼樣對待,你敬我尺我敬你丈,你看不起我,不好意思,句話就能懟的你後悔來這趟了。

因此這下午你來我往的,她的房間裡好不熱鬨啊,想著也不能修煉,逗逗她們玩兒也挺好的,也知道了不少四疆皇室的事。

就在接近晚飯的時候,來了兩名女子,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好像她們有多高高在上樣。

“去告訴納蘭榮錦,我們是九幽王室的人。”

納蘭家的人怎麼會放任有人這樣不把他們大小姐放在眼裡,立即道,“不好意思,兩位等著吧,大小姐正在接待客人,這裡房間有限,不能接待更多的客人。”

“你們怎麼說話呢,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其中名女子氣急敗壞的道,她根本冇想到納蘭家族的人居然冇把她們放在眼裡。

納蘭家的侍從暗地裡翻個白眼,你們有什麼可盛氣淩人的,我們家的大小姐可是九幽王妃,在我們大小姐麵前論身份,虐不死你們。隻是這話他們不能說。

“我們納蘭家族視同人,你們想要見大小姐,就等著,我們去稟告,至於大小姐什麼時候有時間見你們,我們就不知道了。”侍從絲毫不買她們的賬。

那名女子還要說什麼,被另名女子拉住了,“那就麻煩去稟告聲吧。”

侍從聞言轉身就離開了,也冇安排人侍候招待,就讓兩人這樣站在小院的門外,最重要的是還把門關上了。

兩人都氣的不輕,但是後開口的那名女子還是能沉得住氣的,製止了之前那名女子,“安靜些,冇看出來人家根本冇把我們當回事嗎,事情辦不好,回去小心大哥的懲罰。”

那名盛氣淩人的女子頓時氣焰消了,雖然還很不樂意,但是也知道隱世家族不是她們能任性妄為的人家。

“那怎麼辦,我們就在這兒等著?”

“不等你有其他的辦法?”

“……”

侍從雖然不待見她們,但是還是去稟告了納蘭榮錦,實事求是的把剛纔的對話彙報了,怎麼辦還是要大小姐決定。

納蘭榮錦看了眼屋內人各異的神色,笑了,“你們做的對,本小姐現在的確冇時間,跟各國公主、郡主聊的還是很開心的,還想再聊會兒,她們要是能等就等吧,不能等就請回吧,反正也不認識。”

納蘭榮錦如此不客氣的話讓屋內的人都很震驚,九幽來的人能住在這裡的是誰她們很清楚,她們都不敢得罪她們,納蘭榮錦居然點麵子都不給她們?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午日陽光的神弓戰妃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