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雷澤雖不是什麼大江大湖,卻也是橫跨幾十米,水深十幾米的一方水澤。

換算下來,水量足有上萬噸!

這小小的一枚玉墜,竟然將這上萬噸的水都吸了進去?

蘇辰晃了晃腦袋,伸手去撿那玉墜時,卻感覺那青白玉墜似是長在了石頭上了似的。

任憑蘇辰怎麼扣,都扣不下來。

無可奈何,蘇辰隻得一掌將那大石頭擊碎,玉墜似乎是嵌入了石塊之內。

不過這並不要緊,要緊的是,蘇辰發現,那嵌著玉墜的石塊居然變得無比沉重。

饒是他,用儘九牛二虎之力,也隻是能勉強拿起來罷了。

“大王,神力啊!這一澤之水都被你拿起來了。”

蘇辰隻是艱澀的笑了笑,並冇有解釋。

雷澤之水足有上萬噸,就是累死他也絕對無法撼動絲毫。

“嗯?那是什麼?”

蘇辰的雙眼微微一眯,在枯竭的雷澤池底發現了一絲異樣。

一顆跳動著的巨大心臟!

赤狐也望了過去,見到那心臟之後,目光陡然一縮,本能的向後退去。

“怎麼了?”

“好,好強的威壓!”

赤狐隻覺得頭暈腦脹,再也不敢看那心臟一眼。

蘇辰眉頭微挑,並冇有感覺到它說的什麼威壓。

吞雷獸也是妖獸,這應該就是它的妖核吧?

心有猜想,卻也不敢大意,搬動嵌著玉墜的石塊,蘇辰靠近過去。

先用玉墜觸了觸那心臟,發現並無異狀。

試探性的用手摸了摸,隻是有著輕微的酥麻之感,一顫一顫的,還挺舒適。

蘇辰心一橫,一把將那心臟抓起。

好在並不重,那心臟通體猶如純銀打造,若非形狀與人心無二,又不斷跳動,蘇辰也不會認為這是一顆心臟!

“再搜搜,這裡還有冇有什麼寶貝!”

蘇辰說罷,赤狐鼻息聳動,在這禁地周圍仔仔細細的搜查了一遍。

除了早就見過的雷晶石,並冇有什麼稱得上是寶貝的東西了。

看看天色,已是曉風殘月。

不出個把小時,就要徹底天亮了。

不覺間,自己和赤狐在這裡折騰了半晌一夜,可以說是收穫頗豐。

雷虎王再入禁地的時候,看到眼前這景象不跟自己拚命就怪了。

眼下收穫如此之多,還是回神石山去慢慢消化為好,畢竟在那裡還有當康它們給自己護法。

“走吧,去你洞府收拾東西,跟我回去。”

蘇辰一手抓著玉墜,一手抓著銀色心臟。

赤狐卻是縮手縮尾的不敢靠近,一聽見回洞府收拾東西的時候,小臉上當即換了哭喪的表情。

“嗬嗬,看你剛纔表現,也是真心認為我主了。

放心吧,我對手下一向不薄。”

赤狐悻悻地聳了聳肩,弱弱開口。

“隻要帝流漿還能給我用,就感激不儘了。”

那小模樣,屬實是委屈壞了,蘇辰捏捏下巴,自己真的有那麼過分嗎?

兩人走出禁地,吞雷獸的巨大屍體倒在眼前。

這東西的皮骨都是寶貝,林秋憑藉它的皮骨打造了戰衣和戰錘,成了什麼大夏十三軍神,這樣的機緣自己當然不能落下。

可這傢夥實在太大,自己也騰不出手來搬它了。

它原本是有生機的,要不用雷澤之水試試?

蘇辰施展控水術,一絲水流自青白玉墜之中飛射而出。

果然可以!

蘇辰大為驚喜,控製著雷澤之水澆在了吞雷獸屍體之上。

片刻後,吞雷獸屍體站了起來,看那架勢對雷澤之水似是充滿了渴望。

“哈哈,免費腳力有了!”

“小狐狸,收拾東西,走人!”

見赤狐有幾分不情願,蘇辰又開口道:“如果不走,雷虎王來了,你覺得它會放過你嗎?”

赤狐當即一個激靈,飛速的回到了自己洞府,將所有寶貝打包一空。

蘇辰運用雷澤之水,操控了吞雷獸。

一躍而起,落在了吞雷獸的肩頭之上,那巨獸雙足登時陷地三寸。

“小狐狸,上來!”

赤狐用嘴銜著,將自己的寶貝一趟又一趟的送了過來。

這吞雷獸肩頭極其寬闊,將寶物放上去倒是安穩的很。

搬完所有寶物,赤狐也是一躍而上。

蘇辰操縱雷澤之水,向上一射,吞雷獸當即拔地而起,一躍幾十米遠。

這可比死亡過山車刺激多了,蘇辰嘗試著控製雷澤之水的噴射角度,稍加試煉,就能夠簡單駕馭這吞雷獸屍體了。

……

前夕

南區一處隱秘的地下室。

吳局長叼著雪茄,麵前站著身穿黑色皮衣的三人,兩男一女。

一個男人身高兩米開外、壯碩如牛,另一個男人則是瘦如排骨,眼睛上還纏著布條,唯有那個女人體態好看些,身姿傲然、玲瓏有致。

“你們是本局培養出的第一批戰士,局內所有的資源都加持到了你們的身上,該怎麼表現,不用我贅述了吧?”

“生死為輕,任務為大!”

三人齊聲低語,眸中都閃爍著瘋狂的異彩。

一行三人,身後帶著一隊神秘局成員,在夜色的掩映下,潛入了神石山附近。

他們身穿夜行衣,看似隱秘,實際上一舉一動在貓頭鷹的眼中都無所遁形。

咕咕~

貓頭鷹剛發出聲音,三人之中的瘦子猛然抬頭,腳踩巨樹,身軀騰空而起。

刹那之間,他已經落回了地麵上,隻是手中多了一隻貓頭鷹。

“這貓頭鷹力量很大,看來還會有很多好玩的!哈哈哈!”

瘦子笑容詭異,聲音沙啞。

“小心為上,那猿猴不簡單!”

壯漢出言提示道。

呼呼~

破風之聲響徹,一根長棍迎麵砸落。

壯漢一步上前,將瘦子拉開,抬起手臂擋住了那凶狠一棍。

吱吱吱~

又有六隻小猴子衝了出來,它們手持長棍,叫嚷不斷。

正是迎戰林秋特戰小隊的群猴。

狒狒王斜持長棍,滿目傲然的看著神秘局眾人。

“哈哈哈,局長還讓我們夜間偷襲,這纔來到人家山腳下 ,就被髮現了!

看來也隻好強攻了!”

瘦子耳朵聳動,陰惻惻的笑道。

壯漢一步踏出,六隻小猴子同時舞動長棍下來。

砰~長棍落在壯漢的身上,後者輕蔑一笑,驟然法力。

長棍從他的身上被彈射出去,六隻小猴子也是倒飛而出。

狒狒王雙眼一瞪,獠牙森然的發出一聲嘶吼。

手中長棍怒砸而下!

……